中國知名導演胡玫:愿“押寶”中國年輕電影人
2019年09月24日 17:47  來源:中國新聞網  宋體
近日,中國著名導演胡玫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出席第四屆中加國際電影節期間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余瑞冬 攝
近日,中國著名導演胡玫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出席第四屆中加國際電影節期間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中新社記者 余瑞冬 攝

  中新社蒙特利爾9月23日電 題:中國知名導演胡玫:愿“押寶”中國年輕電影人

  中新社記者 余瑞冬

  “現在說中國電影正走向世界電影業的前列,并不為過,”中國著名導演胡玫近日在加拿大蒙特利爾接受中新社記者專訪時說,“我們‘押寶’中國青年導演的未來。他們一定能成!”

  關注歷史也是關照現實

  胡玫與張藝謀、陳凱歌等被視為中國“第五代”導演的代表人物。他們是中國恢復高考后最早一批(即78級)考入北京電影學院接受專業系統學習的電影人。跨足電影、電視界的胡玫,曾打造出《女兒樓》《遠離戰爭的年代》《雍正王朝》《漢武大帝》《喬家大院》《大江東去》等一系列代表作。

  日前在蒙特利爾舉行的第四屆中加國際電影節上,胡玫執導的《進京城》做為開幕影片并獲最佳導演、最佳男演員和最佳制作人三個獎項。同時,她10年前的作品《孔子》亦在電影節期間再度展映,收獲不少好評。這兩部作品反映的年代背景跨度超過兩千年,但在胡玫看來,它們有著一脈相承的涵義。“只要是華人聚集的地方,我們的文化還是以‘仁義禮智信’作為基本的價值體系和評判標準的。這是我們道德文明的傳承。”

  “關注歷史也是對現實的關照。”胡玫說,“中華民族生生不息、代代相傳,我們的今天和歷史仍然是不能割斷的。”

  電影語言“國際通吃”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電影行業經歷過“高峰——低谷——上升”的發展階段。胡玫回憶說,在上世紀90年代的低潮期,中國電影的產量甚至僅為每年10到20部,票房更遠非港臺地區電影和西方電影的對手。

  她說,隨著國家的快速穩步發展,并通過中國電影人一代一代的努力,中國的電影事業“很堅實地一步一步走了過來”。近年來,《關于促進電影產業繁榮發展的指導意見》《電影產業促進法》等文件和法規法律相繼出臺。這為電影行業和電影人在技術、版權、行業規范等各個方面提供了越來越全面的保障。

  胡玫說,正因如此,近20年來,中國電影的發展速度“非常驚人”,誕生了一大批優秀的電影作品和電影人。

  2018年,中國電影總票房近610億元人民幣,銀幕總數超過6萬塊,全國生產影片超過1082部。

  胡玫認為,電影的畫面語言可直擊人心,也可以直觀地展現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文化。電影是一種“國際通吃的語言”。今天的中國要打造文化強國,電影應擔當不可或缺的角色。

  看好年輕電影人

  胡玫直言,目前中國的電影業發展水平與西方同行相比尚有差距,仍存在“自說自話、不睜開眼睛看世界”的現象。“但不要著急,”她說,今天學習電影藝術的年輕人中不乏人才,很快會有一批新人進入中國影壇。

  “其實我們的很多好片子,包括很多優秀的主旋律影片,由于電影工業的意識不夠強,在電影的發行業、制片業領域仍然有著巨大欠缺。”胡玫認為,中國電影同行面臨的一大問題是,重心常常放在制作和創作方面,仍在實行“導演中心制”。“這是不行的。一定要改成‘制片人中心制’,一定要發行優先,走到電影工業發展的正常渠道上來。”

  “現在我們很多年輕導演是站在國際語言的平臺上講中國的故事,書寫、抒發我們的文化觀。”胡玫相信,多通過人性角度講述中華民族的故事,能夠讓影片在世界范圍內獲得更多接受。中國人正能量的價值觀能夠通過電影實現向世界的傳播。

  她列舉說,諸如吳京、徐崢、郭帆等一批中國青年導演執導的多部優秀影片,在制作水平和影響力上,都已站到了世界電影界的潮頭。類似《哪吒》這樣的影片,在技術、觀念以及電影語言上都有了非常現代化的構思和突破。

  “這是讓人非常欣慰的,”胡玫對記者說,“作為我這個年齡的導演,我愿意助推這些青年導演的未來。”(完)

編輯:王曉東
友情鏈接:www.gxlsz.com   zkLifan.com   fanjiposuiji.com.cn   zkpsj.com.cn   utuii.com.cn   zjLieyan.com   axny666.com   miLcoLLa-coLLagen.com   
空中超市